丝瓜视频奖励

,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其实封十五心中还有一个推测人选:那就是丛安安。

丛安安想弄到那种乌七八糟的东西,还是挺容易的。

香水不在了,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被林晚妹妹带去学校了;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在车上时,封十五并没有闻到类似的香水气味儿!

第二种情况,就是被人给拿走了!

那样就没可能是封团团。因为封团团不可能深更半夜,可是一大清早,绕开他从封家拿走香水,而且还没让他知道!

封团团应该没这样的本事!

那么问题来了,丛安安给林晚这种类麻醉的香水究竟是何居心呢?

只是因为林晚需要?

离开封家后的封十五,带着那枚沾有香水气味的头绳去了法医鉴定处。这里他有熟人。偶尔封十五闲时,也会过来帮忙验尸之类的。

一个小时前,被林晚妹妹拒绝送她去上学的严无恙,过来封立昕家送还封团团的奔驰大G。

封团团已经告诫过严无恙,不要过来还车,她会去御龙城自己开回来的。

雪花沾在少女长睫毛上纯净美好写真

可严无恙为了讨好他干爹封行朗和晚晚妹妹,在送早点过来的同时,顺便把封团团的奔驰大G也开过来了。

封团团一早就上学去了,最近在处理一些出国留学手续。

正准备出门去公司的封立昕接待了严无恙。

对于已经有一米八高,而且还身强体壮的严无恙,封立昕是感慨万千的。

严邦这个人吧,可以说是封家的大功臣。如果没有严邦鼎力相助,怕是封家俩兄弟早就命丧河屯之手了。

但是吧,人无完人!

封立昕知道严邦对弟弟封行朗的那种扭曲的爱意!

或许严邦英年早逝,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但在封立昕看来:终究是封家两兄弟亏欠了严邦的!

“无恙都长这么高了啊?都成帅小伙儿了呢!”封立昕由衷的感叹一声。

“封大伯,团团姐的车,我送过来了。”

严无恙直接将手中的钥匙丢给了封立昕身后的莫管家。莫管家身手还行,竟然接住了严无恙丢来的车钥匙。

“团团姐姐的车……怎么会到哪儿啊?”

事关女儿,封立昕立刻收敛起自己回忆的思绪。“哦,团团姐领着晚晚妹妹一起去御龙城找封十五玩儿,被瞎眼的安保拦住了,闹了点儿小矛盾!不过我已经替团团姐和晚晚妹妹狠狠的惩罚了那两个瞎眼的安保人员了!

严无恙如实说道。他压根没觉得两个小女生去御龙城有什么不妥。

“什么?团团带着晚晚去御龙城找封十五玩儿?”

这着实把封立昕给吓到了,立刻紧声问道:“她们去找封十五玩什么啊?”

“哦,团团姐是被晚晚妹妹拉过去的!应该是封十五对晚晚妹妹有点儿不一样的意思吧……”

听起来只是严无恙随口一说,但是他却把问题的矛盾直指在了封十五的身上。

“什么?封十五对晚晚有点儿不一样的意思?”

说者无意,可听者有心!

加上封立昕对封十五的印象本就不是很好;他总感觉封十五的心机实在是太重了。

“可能吧!具体我也不清楚!”

严无恙并不想跟封立昕继续这个话题。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对了封大伯,得空了跟我干爹一起去御龙城喝一杯呗!”

严无恙客套道,“也让我这个侄儿尽下地主之谊!”

“嗯,会去的!爹地可是我们封家的大恩人!”

封立昕也客套的回就了严无恙几句,“虽然爹地去得早,但这份儿情意还在!”

等严无恙离开之后,封立昕却陷入了沉思:

封十五那小子竟然对晚晚有不一样的意思?

那他还扬言要追自家团团什么意思啊?为自己追晚晚打马虎眼儿吗?!

“封十五这小子的心思可不简单呢……明着要追求团团,可暗地里却对晚晚动了心思?!呵呵,这是想一箭双雕,给自己留个备胎做选择吗?”

封立昕越发觉得封十五是个心机颇深的男人。才二十出头,就有这样一石二鸟的心思,可不简单呢!

“那个封十五,的确看着不简单!”

莫管家微吁,“但他对二少爷的孝心,到是挺真诚的!”

“真诚?呵呵!这种带上目的的真诚,才是最可怕的!”封立昕若有所思。

“大少爷,您是说……封十五想觊觎二少爷的家产?”莫管家浅声问。

“他的目的已经够明显了!”

封立昕仰起头看了看蓝天白云,“我看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当行朗的乘龙快婿!扬言追我家团团,只是他的障眼法而已!”

“不会吧?我看那孩子才二十出头……应该没有这么深的心机!”

莫管家到是觉得:有封十五这样小有心机的男孩儿当封二少的乘龙快婿,也挺好的。

这大诺公子吊儿郎当的;小虫又不着家,找个能干事儿的乘龙快婿,为封二少分担重任,也不失是个明智之举。

“呵呵!封十五这孩子无父无母,没有什么羁绊,也没有什么依靠……他能从河屯那么多的义子中脱颖而出做了行朗的义子……这小子的心机还小吗?”

封立昕越想就越觉得封十五的心机真的是深到可怕。

或许在他看来,这世上已经没有了像他跟弟弟封行朗那样纯真的兄弟情!

“大少您说得也是呢!”

莫管家微微叹了口气,“想必以二少的精明,要对付封十五这样的后起之秀,应该能够很好的处理!”

对于足智多谋的封二少,莫管家一直很看好。“唉,行朗这小子,现在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我的奔驰车,不是还在夜莊里放着嘛!多大年纪了,还深更半夜的丢下女儿跑去夜莊那种风花雪月的场所?听说跟白默还叫

了好几个欧洲妞儿……说是亢奋到窒息,行朗还被送去了急救中心!”

封立昕只摇头,“万一被雪落知道了,怕行朗这家伙又要被家法伺候了!现在也就雪落能管着他点儿!”

“啊?二少被送去急救中心了?”莫管家着实一怔。

“是啊!昨晚白默给我打过电话了……不过已经被丛刚接回了封家!我正准备去看看他呢!”

封立昕长叹了一口气,“行朗这小子啊,现在都快成无人管了!”

“那我随您一快去封家看看二少吧!”

等封立昕和莫管家赶到时,封行朗已经在送女儿林晚去学校的路上了。

……

无论多大的总裁,也不可能超凡脱俗到不拉撒。

封行朗刚在智能坐便器上坐下,才点头一支烟,封立昕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又得听某人教科书式的唠叨了!

八成是为了昨天晚上他去夜莊喝酒的事儿!

也不知道妻子林雪落有没有打电话跟封立昕告状?!

寻思着妻子想惩罚自己,单枪匹马足够了;压根就不需要叫什么后援!

封行朗不情不愿的接通了手机,“嗯,哥?有什么指示?”

“小子身体没事儿吧?”封立昕关心的问。

“没事儿啊!正方便着呢,您老儿长话短说吧!”

封行朗故意打开了水龙头,让手机那头的封立昕听到高山流水声。

“行朗啊,已经是见孙子的人了!别到老了老了,还弄个晚节不保什么的!自己丢人不说,还让雪落为担心难过……于心何忍呢?”

果然,既然封行朗处于高山流水的状态,封立昕还是开始了他教科书式的唠叨和教诲。

“哥,我知道了……那个,先挂了,腾不出手捞裤子!”

封行朗是真不想听大哥封立昕那锲而不舍的唠叨。

比老妈子还像个老妈子!比唐僧还唐僧!

封行朗真是怕了封立昕了!

“不许挂电话!就让它在外面吹吹冷风也好!”

封立昕怒斥一声,“免得它占据了的思想,做出一些对不起老婆孩子的事情来!”

“……我去,大哥,这也太狠了吧?!” 封行朗关上了水龙头。

“封行朗,就这么管不住自己的下面一半儿么?”

封立昕的谆谆教诲再上演,“雪落这才离开几天啊?这就么按捺不住?把女儿丢家里,一个人跑出去左拥右抱?”“……”封行朗是哑口无言,无力辩驳。

This entry was tagged .